上官若离扶着肖飞散了一会儿步,看他累了,才回松鹤宫。马上让人收拾些补品给上官天啸送去,她也很忽视这个便宜爹。

  可能自己不是原主的原因,她对肖飞、上官天啸和上官宇等这些有血缘关系的人并没有多少浓厚的感情。

  但当肖飞说那些话的时候,她的心是有触动的,觉得若是不对他们好点,将来自己肯定会后悔。

  上官天啸收了补品,高兴的胡子都翘起来了,下了早朝就带着上官宇、上官安宁来松鹤宫谢恩。

  上官若离当然不会让他们跪拜,伸手拉住,“快免礼!坐下说话。”

  前些日子景瑜、景阳和上官安宁失踪,上官天啸的头发够急白了,显得苍老了很多,但今天显然心情很好,虎目里都是笑意。

  “多谢太后的赏赐,今日来一时谢恩,另外还有一件重要的事要与太后娘娘商议。”

  上官若离吩咐人上茶点,这才问道:“什么重要的事?”

  上官天啸笑道:“当然是安宁的婚事。”

  上官安宁俊脸通红,低下了头。

  显然,这小子是动了情的。

  他比景瑜和凌瑶还大几个月,按理说早就该成婚生子了,但他跟在景瑜身边,有景瑜这个“榜样”在,一直没想成亲。

  现在,景瑜要大婚了,上官天啸自然要将他的婚事提上日程。

  上官若离笑道:“那是好事啊,不知是哪家姑娘?”

  郑舒悦曾经跟她提过给上官安宁相中一个姑娘,但上官安宁没看上人家,母子两个还闹的不愉快。

  上官天啸道:“是兵部尚书家的嫡小姐。”

  上官若离想了想,孟晚舟的爷爷去世以后,现任兵部尚书是姓云的一个中年人,他家的嫡小姐在宴会上倒是见过,是个相貌清秀,少言寡语的低调女孩。

  模样、教养都不错,虽然低调,但并不是沉闷愚钝的性子。

  “那个女孩看起来不错,是有什么问题吗?”

  不然儿女大事,应该郑舒悦先来与她商议,不是老少三辈男子汉过来。

  上官宇面带窘迫,道:“舒悦她不同意,闹的厉害。”

  上官若离微微挑眉,“她不是那蛮不讲理的人呀,而且她也为安宁的婚事着急呢。”

  上官宇尴尬的轻咳一声,道:“她未出阁时与云夫人有点过节。”

  这话上官若离信,毕竟当年郑舒悦是个特立独行的所在,说好听点是潇洒不羁,说难听点是混不吝,因而得罪了不少人。

  “那云夫人的意思呢?”上官若离揉了揉额角,有点无力感。

  让她杀人可以,让她做居委会大妈,去调节两个女人之间的关系,这还真是有点头痛呢。

  上官天啸不悦道:“那云夫人也不同意,还以死阻拦。”

  上官若离看向上官安宁,“你与云小姐两个人可是两情相悦?”

  上官安宁这个少年将军,像个毛头小子似的,红着脸点头,声如蚊蚋的道:“是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上官若离东溟子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更把双眉比月长只为原作者王爷独宠废柴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王爷独宠废柴女并收藏上官若离东溟子煜最新章节